學佛修心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方法,就是觀想。實際上,一個人除了眼睛可以看,他的內心也可以觀,叫自觀,自己可以看到自己的心,可以看到自己內心的思維和想法。觀想必須要理路明白,就是說一定要明白佛法的正道。你經常想的某一件事情,你覺得它是對的,如果你天天這麼想,那麼你就熟悉了這件事情。在觀想當中,除了佛理明白之外,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叫觀境數息,觀就是看、注意,境就是境界,數息就是計數這個呼吸,就是說,你已經能夠很有境界地想到,比方說,你經常想到“我以後要超脫六道”,那麼超脫六道的這個道,你就會非常熟悉,所以,你才會沒有躁妄欲速之心。因為你非常熟悉這條道路,你知道到某個地方去,開車需要多長時間,你很專注、全神貫注,那麼,你就不會急躁了。

舉個簡單例子,當你們坐飛機旅行的時候,如果沒有人告訴你們到達目的地飛機要飛行多長時間,你們可能會覺得坐的時間很長;但是,如果有人告訴你們要坐四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了,你們心中有底了,那麼,你們坐在飛機上可能就不會急躁。你們現在學佛了,懂得超脫六道是一條非常漫長崎嶇的道路,你可能就不會很急躁,你就會天天堅持好好地修心。如果你不知道這條路會走多長時間,可能你就會很急躁,這叫躁妄,因為煩躁之後,你的這個躁妄欲速之心就開始了:“為什麼老闆還不給我升遷呢?”“為什麼我還沒有到達呢?”所以,你的心就會不堅定,你的願力就會不堅固,你就會離開實相,實相就是實實在在正在進行某件事情的實相。實相是很重要的,實實在在地看到正在進行的一些事情,用實相來念佛、來學佛、來拜佛,你就是達到了妙行,你才能成佛。

妙行是什麼?你能解決現實問題就是妙行。很多人念了很久的佛經,學了很久的佛法,天天還是煩惱,天天還是痛苦,他就是沒有妙行,那麼,行為上能夠解決你的煩惱就叫妙行。所以,實相念佛、自性真佛,如果你是實實在在學佛的人,你自己的本性流露就是真佛出來了。如果你們天天真的很善良,很願意幫助別人,那你是不是像菩薩一樣慈悲?你內心的真佛是不是出來了?你是不是再不願意跟別人去爭鬥、去吵鬧了?天天跟別人去爭鬥、去吵鬧,其實這個不是實相,因為你看到的是虛假之相。修心的“修”非常重要,因為這個“修”字會引出另外一個字“證”,佛法界經常講證悟,證悟是很重要的,“證”就是證得,因為我驗證了、我得到了,然後悟性就出來了。對於學佛人來說,想證悟也是非常的難,只有實證妙行,才能證悟佛性。

很多人學佛的時候是學得非常堅定、非常開心,但是當他們真正碰到難題的時候,就不知道怎麼樣用佛法去解決實際問題。想一想,學佛要學到真正碰到事情的時候也能夠放下,你說難不難?就像現在的大學生一樣,畢業之後,不知道怎樣去把大學所學的知識運用到社會實踐當中。為什麼你去某個公司應聘的時候,公司會要你提供工作經驗證明呢?就是說工作經驗很重要,沒有工作經驗的人,很難找到好的工作。所以,我們學佛除了修(修學)之外,還要證(驗證)。怎麼樣去驗證呢?你們學佛念經後,覺得念經很靈驗:“哎呀,我一念經後就夢見菩薩了。”“我一念經,身體就好多了。”這就叫證悟。

證悟很難,但是證悟是有方法的。方法是什麼呢?就是要自己觀照自己,觀照自己什麼呢?就是觀照自己心中的觀世音菩薩,心中常住有觀世音菩薩,你就能夠經常這樣觀照自己的內心人,實際上就是親證,你心中有佛,你就會親自證得佛性,而不是聽別人說的。要想親證佛性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一法精進。我們都知道一門精進,一法精進就是說,我今天學什麼法門,我就精進什麼法門,這就是一法精進。舉個例子,很多家庭的妻子,什麼菜都會燒,可是什麼菜都燒不好。她會縫補衣服嗎?會;她會做包子嗎?也會一點點;縫衣、做飯,都會一點點,最後,十八般武藝,樣樣稀鬆。同樣,要想證悟,就要一法精進。

師父跟你們講,如果一法精進的話,有煩惱馬上就會斷除。人的煩惱是不斷的,天天有煩惱,如果你有智慧,煩惱一出來,你馬上就能用智慧把煩惱斷掉。斷煩惱是由淺入深的,一個煩惱來了,先是一點點地斷,斷到後來,越斷越深,不管什麼煩惱都能斷掉,那麼,你這個人就是擁有深層次斷除煩惱的能量。很多人碰到麻煩事情了,就會說:“無所謂,沒有關係的,我會想通的。”這是淺層次的斷煩惱,深層次的斷煩惱是什麼?當一件不好的事情發生了,你要在自己的深層意識當中想到:“只要是人,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什麼事情都會發生,這個事情會過去的。”那麼,你就是在深層次上已經斷掉了這個煩惱。高層次的斷煩惱是,在深層意識上只知道有這件事,想過就放下了。

證悟佛性 實相實修——摘錄盧台長講述於觀音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