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放生之後,有時候會有部分魚因天氣或水質等原因不能適應自然環境,過幾天就死了,有新師兄就不理解我們的做法,說放河裡死了和宰殺它們也沒有什麼區別。請問該怎麼解釋和正確引導?

答:想救人不一定都救得活,雖然救不活,但是你救了,你這個行為已經在虛空中永存了。醫生救人,不一定每個人都能存活,難道因為醫生沒把這個病人救活,就說醫生不該再去救人了嗎?

問:家裡沒有正式佛台,但設了小佛台,會有菩薩進入小佛台嗎?

答:小佛台,菩薩不來的,但菩薩知道你在念經。小佛台就相當於一個轉播塔。

問:今年犯太歲,但家裡要做新灶台,有什麼需要注意?要念小房子嗎?

答:早上做,不要過中午,最晚不要超過下午3點鐘。要念小房子給房子的要經者。

問:普通的自殺,和為了不破戒而自殺,有什麼區別?後者的果報會是怎樣?

答:普通的自殺不好的;不破戒的自殺,過去古時候有的,天上會給他算功德,但是要求非常高,在遇到性命攸關、非常重要的時候,才能這樣,比方說,有些人為了保持自己的貞潔,有些人為了護持佛法、佛像、佛珠、佛寶……

問:我們修到有定力的時候,中庸之道,做事做人把握好平衡和尺度是不是就容易做到了?

答:是。中觀中道就是什麼都看輕了,就“中”了;什麼都看重就過頭了。

問:同修上早香時,中間有一支香灰長長的、呈現有彎曲弧度地向上的樣子,看著挺開心的,然後她一閉眼就看到一隻白狐在這根香灰的位置,表情有點痛苦,好像是被香灰束縛住了。

答:菩薩來了,制止了這隻狐狸。要念49張小房子,給房子的要經者。

問:抽到圖騰號碼看圖騰或打通圖騰節目的電話,算不算在用自己的福報或功德呢?

答:沒有,這是他的幸運。

問:同修在書桌設立了小佛台,放了背景畫。現在要出差,要把小佛台的菩薩像和香爐帶著出差在酒店設小佛台。因為師父說過,背景畫只能在菩薩像後面,沒有菩薩像的話家裡不能隨便貼背景畫。那麼,出差這段時間,小佛台後面的背景畫需要取下來嗎?如果出差很久,幾個星期、幾個月,有沒有關係?

答:沒關係。

問:同修家裡沒有正規的大佛台,只有唸經小佛台。在佛誕日的凌晨12點,想在小佛台上頭香。請問,小佛台上香後,可以通宵念經嗎?

答:可以。

問:半夜也可以和正規佛台上頭香後一樣念心經和往生咒嗎?

答:是的。

問:如果續香的話,最晚能到幾點?

答:凌晨2點。

問:我臥室的床尾對著廁所,我就在這面牆貼了一張1.58米的藍色山水畫,我睡覺的時候腳衝著這麼大的山水畫如理如法嗎?

答:腳離山水畫至少2米以外就沒有關係。

問:已經唸好的小房子和自修經文可以放在肚臍以下的位置嗎?比如書架的其中一層,但是在肚臍以下的高度,這樣如理如法嗎?

答:沒關係。

問:師父在節目裡開示,“三六九”生日當天可以燒送和歲數相同數量的小房子。請問,如果不是“三六九”年齡,也可以這樣嗎?

答:也可以。

問:是否人死後的中陰身狀態接近於平常做夢的狀態?如果經常做夢到在天上飛,死後就很可能到天界;如果經常做惡夢,死後到惡道的幾率就大?

答:是這樣的。中陰身就代表你的境界。人死了就是陰的,上不了天也入不了地的時候就是中陰身。如果活著的時候思維和境界經常在天道,走的時候就上去了;如果平時經常做惡夢,以後就下去。

問:請問以下說法如理如法嗎?“我們人體內有幾百萬億的眾生,這還是千萬分之一,因為我們在過去無量劫造了太多的業了,他們都是以細胞的形式在你的身體裡面的。”

答:不對。“業”是意識的東西,不是人體的細胞。人體的細胞可以說有無量劫的業障,但是業障不是都在細胞裡面的。人死掉之後,身體最後解掉了、風化了、沒了,但業障還在你內心裡,在意識中——六識田中、七識田中、八識田中,都可以裝的。

問:師父開示過,大悲水在喝之前最好唸1遍大悲咒,同時把手懸空放在杯子的上方,會效果更好。請問,唸大悲咒時,眼睛是看著觀世音菩薩還是看著杯子裡的水?

答:念經的時候眼睛閉起來,心裡祈求“請觀世音菩薩慈悲加持,讓我喝了可以身體健康、增長智慧、消災解難……”

問:師兄們會定期為觀音堂房子的要經者燒送小房子,一般都是在觀音堂燒送,如果有時候同修實在不方便前來觀音堂,是否可以在自家佛台前燒送小房子給觀音堂房子的要經者?

答:可以的。

問:墓碑的敬贈處寫孝子幾個、孝女幾個、孝孫幾個,可以嗎?

答:可以。

問:名字中可以用“杏”字嗎?

答:泛泛來講沒關係。(對個人來說)要查一下整體的筆畫之類的。

問:我的名字與“元靈”同音不同字,是否不好?

答:當然不好。

問:同修在法會上請了菩薩像,將菩薩像裝在一個紅色塑料袋子裡,並放在行李包中。當時在行李包的另外一層裡有換下來的內褲(還未來得及清洗)。第二天,同修在法會現場突然想到把菩薩像和內褲放在一個行李包裡不如理不如法,於是打車回酒店把菩薩像從包裡取了出來,之後又趕回法會現場,並在法會現場針對此事專門念禮佛大懺悔文懺悔了。請問,這幾位菩薩像還能供奉嗎?

答:能供,已經懺悔掉了。因為他的這種誠心,菩薩會保佑的。

問:昨天我助念了四個佛台,包括觀音堂的,念完之後我明顯感覺腰痠,然後頭暈,躺在沙發上就昏睡過去了,今早也起不來,起床後頭還是暈的。請問是不是助念的原因?

答:助念會有一點背業。

問:我們幾位同修專門幫助佛友們做佛台桌、貼背景畫、裝射燈,因為我們住在不同的小島上,所以去外島或其他城市設佛台總是選擇星期五或星期六去,隔天設好佛台後再回家。做設佛台準備工作的時間很緊,有時候會做到晚上10點多。請問,在這種情況下,晚上是否可以貼黃色背景畫在牆上?

答:可以。

問:香爐裡的香灰很多了,要怎麼處理?要用紅紙包好?有限制要放多久才能處理嗎?

答:包包好處理掉,用普通信封包就可以了。沒限制。

問:移樹的時候,除了避免在菩薩的大日子和初一、十五外,還有哪些日子不能移?

答:都可以。

問:同修夢見很多同修在河裡洗衣服、洗澡,同修在旁邊放生,但是魚框裡都是石頭,還有一些很小的魚。

答:大家都在消業,做夢人是用放生在消。但魚有問題,變成石頭了,說明放生的魚要注意,比如重量要算準,如果長期缺斤短兩,他自己會背業的。

問:我和媽媽一直在一位魚老闆那裡買魚放生。我夢到這個魚老闆殺雞把血噴到我身上,之後看見媽媽拿一個錢包給魚老闆。這個夢是不是不好?

答:不好,魚販子賺錢了。

問:夢見有一塊圓圓的麵餅,比較薄,有盤子這麼大,但面是生的。

答:麵餅是好的,有點生就是功德不成熟。

問:夢到村子要改造,父親的墳墓要遷移到另一個地方,意念中這個地方風水很好,一般人還去不了,我心裡非常感恩,如果沒有觀世音菩薩保佑,父親不可能有這個機會葬在這個地方。然後換了一個場景,我看到父親的簡陋墓穴,裡面並沒有父親的骨灰盒。

答:這是代表父親走掉了,不是上天就是投胎。

問:夢見佛陀做開示。我在二樓給韋馱菩薩蓋廟,佛陀說韋馱菩薩要來了。我說:“哎呀,先別讓他來了,咱還沒蓋好廟呢……”

答:沒有把護法神請到。

問:夢到意大利麵條,很多,我把麵條切變四段。

答:麵條代表一個人的運程命運,切成四段不是太好。

問:夢見姐姐把她名字裡的最後一個字改成“奸詐”的“姦”字,可是她寫的時候寫成“㚥”字,還說是師父教的。

答:“奸”是不好的,通過修心,能夠把這個字改變了,就是好的。

問:夢到自己洗了衣物掛在衣架上,被風刮走了,有人喊了一聲“要把褲子搶回來一件,不然沒褲子穿”,就幫我找回來一條褲子。之前看到師父解夢,洗衣服的時候衣服順河流漂走了,是消業障,而且連根拔。那我洗完被風刮走了,是一樣的意思嗎?

答:不一定。沒有褲子穿,遮羞布都沒有了,說明做了一件沒有面子的事情。

問:夢到一隻小黑狗咬我,我拿出100元錢給小狗吃,趁狗吃的時候我就走了,但狗又繼續來咬我。醒來後覺得夢裡的小黑狗很像我之前買過的一條小狗(已經走丟了),就是顏色不對。

答:要當心最近有個朋友會來借錢。

問:夢見我家佛台的關帝菩薩像的三分之二以上隱藏在觀世音菩薩像的後面。

答:說明自己護法不夠,佛台燒香不夠,或者供奉不認真……

問:女師兄今年二十歲,沒有戀愛過。昨晚睡前念大悲咒求菩薩媽媽讓她能睡個好覺,然後意念出現兩句話“一世修清塵,一世修慈悲”。

答:菩薩讓她清修,不要動人間凡塵的意念,腦子要乾淨;還有要修慈悲,她慈悲不夠。

問:上頭香的時候,向菩薩懺悔了自己以往的業障,包括邪淫。今早夢到和同事一起光顧了一家店買衣服,記得特別清晰的是,我買了一件白色的運動內衣,好像價格是30元。這個夢是業障增加了,還是消業了?

答:消業了。

問:夢裡排隊買衣服的時候,有人帶著孩子也要來排隊,我還表揚那個孩子很乖。夢中這樣一晃而過出現了孩子,是要念小房子超度孩子嗎,還是說已經超度走了?

答:繼續超度小房子。

問:夢裡說我的朋友打掉了12個小孩。現實中我在念小房子超度我流產的孩子。這個夢和我有關嗎,還是朋友的問題?

答:跟自己也有關係,是自己的孩子要超度。

問:夢到搬了家,很多熟悉的人往我家裡搬假的植物。最近想過搬家的事情,但沒有求菩薩託夢;最近共修《白話佛法》做主持。請問,夢境和哪件事有關?

答:做主持人太假了,沒有真心,人家不信任。這個夢境就是現實的一種反饋。

問:夢見我前胸都是紅血絲,就像腿上的靜脈曲張一樣。

答:心臟出毛病了。

問:夢到一位女師兄(目前我們主要是在跟著她修)將她自己的照片貼在了我的一個證件上,這個證件是與學咱們法門相關的,這代表什麼意思?

答:代表夢裡的女同修貢高我慢。

問:我求菩薩託夢告訴我蓮花在不在。夢到在房間裡聞到一股魚死了很久的臭味,去廚房看到有2條死了的金魚,我就拿出來放在地上,然後其中一條金魚蹦蹦跳跳地活了,過一會兒另外一條也活了,但卻變成了蝦蹦出來,還有蜘蛛爬出來。我醒後還能聞到滿屋子的臭味。我以前養過金魚,出門了幾天魚死掉很久就是這個味道,已經念往生咒超度過了。請問這個夢和蓮花有關嗎?

答:和蓮花沒關係。往生咒不夠,還要繼續超度。魚的靈性沒超度走,照樣會給你聞到味道。所以很多很臭的地方會有靈性,靈性身上有味道的。

問:夢見佛台上太歲菩薩的位置有一個類似雙手合十的紅孩兒的神像看著我,我嚇得喊“靈性,靈性”,緊接著我就拜拜觀世音菩薩。請問是佛台上有靈性嗎?但最近家裡香都是天天打卷的。

答:香打卷有時候是神來,有時候是菩薩、護法來。要看自己的心在拜佛的時候是否乾淨,如果心不乾淨的話就可能會有神靈來。

問:前幾天我整夜照顧我重病的爸爸,我邊念著大悲咒,坐在地上頭趴著爸爸的床睡了一下,眼前出現了大概5~6尊金光閃閃的佛,圍著坐著一圈,在我眼前轉圈圈,我就立刻醒了。接下來又睡著,夢見爸爸在病床對我說“富士山”,又看見像是審判的一個神,穿著類似關帝菩薩的衣服,但不是關帝菩薩,我跪著,他笑著從前面走向我,朝我丟了一個審判的令牌,過後他又笑著轉身走了。夢中感覺不可怕。

答:消掉一個業障。

問:夢中同修每天在放生,但是每次都會留幾條魚回去煮給老母親吃,還曬有很多乾豆角。現實中,這位同修每天有在放生,但是買的魚都比較小,也有在努力弘法度人。

答:說明他的果不夠。

問:夢見自己的左邊手掌上好像寫多個“火”“炎”,是什麼意思?現實中我身體不好。

答:火旺太高,火氣太大。這麼多火就會燒死。所以取名字中,就算缺火也不能用“焱”字,火太大了。

問:3月8日許願清修半年,早晨夢中看到一行字“點頭發願是天行”,請解夢。

答:在天上,你發一個願,用不著講話,比如菩薩或仙人和你說話,你只要點頭答應,就像發願一樣,這是說的天上的事情。

問:夢見一句話“要淨信,要慈信”。

答:慈悲地相信,相信菩薩大慈大悲會救度眾生的。完全相信佛法,要慈悲地去相信,否則就無法淨信。

問:夢見自己的肝和肺沒了,身體感覺空了,很輕鬆的樣子。

答:上天了。

問:夢見一把劍好像要出鞘,後來先生拔出了這把劍,這把劍特別精緻,好像有三條金龍,感覺好像相當於心靈法門的“三大法寶”,夢就醒了。

答:金龍出劍。先生已經把三大法寶用過頭了。

問:我燒了結緣法師的小房子,請菩薩媽媽驗證,晚上夢到我手裡拿了幾截甘蔗,把它們一截一截放在土裡。

答:甘蔗是可以吃的,已經一截截斷了,往土裡埋了,小房子質量能好嗎?

問:我帶了一個沒學佛的同學放生,當晚夢見我坐在放生的石柱上,看到有人掉下去被黑魚給吃了。

答:放生的地點要換一下。

問:夢見從自己的褲襠裡拿出一個很大的新鮮水果,還夢到去上廁所,拿起廁紙,居然是蓬鬆柔軟的新鮮的切片麵包。請問,是代表我意念不乾淨嗎?

答:不光是不乾淨的意念,而且影響佛台了。

問:我一直是租房住的,現在懷孕了,但房東告之我們,不能再租房子給我們住了,所以必須搬家。我看過師父開示,孕婦避免搬家,實在要搬的話,讓家裡人準備好,孕婦直接去新家。我本身今年逢33歲也犯太歲,今早快醒來時我耳邊出現幾個字“太歲頭上動土”。

答:要當心,搬家的風水位不好,地方搬的不好,不應該搬家的。

問:夢裡一直有“鐘”這個字浮現,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答:如果不姓鐘,就是要抓緊時間。

問:夢到有一位師兄對我說“你可以升格了”,這是什麼意思?

答:境界提高了。

問:夢到路過一個類似地下通道的地方,看到一個女人在賣小玻璃瓶,裡面是不同顏色和大小的星星,還有閃閃的光,特別好看。意念中我覺得小一點的星星比大一點的更好看,就問那個女人,有沒有紅色和紫色的星星?她說沒有,只有綠色的。我說那我不要了。就醒了。

答:提示不要三心二意。星星賣給你,就是說明你的心不定。一個人可以生出很多心,十萬八千個心就是十萬八千個意念。

問:夢見我家院子裡有人扔了成千上萬隻蒼蠅,後來蒼蠅一隻一隻都變成了麻雀,在我家院子的樹上。現實中,我一直在念往生咒超度家族殺生的業障,每天五百多遍。請問這個夢是什麼意思?

答:念誦的往生咒已經把過去殺生的蒼蠅超度為鳥了。動物就是這樣,會從小的動物慢慢投胎到大的。

問:夢見母親要走人了,夢境特別清晰,我很糾結不知道怎麼救她,因為我現在放生也沒錢,自己也有一堆小房子唸不出來。突然畫面一轉,師父拿著一個掛歷,從1月到3月日期都是紅色的,師父看著我。後面又夢到自己說“我媽60歲”,接著又說了一句“我媽70歲”(現實中我媽今年60歲本命年)。接著又夢到我媽身上的靈性,我手上還拿了個東西,夢中聽到一句話“念在你一片孝心”,好像我手上的東西本來要爆炸的,後來又不會爆炸了。

答:紅色就是阻礙,1月到3月有很大麻煩,務必堅持,三個月過後就有好的事情了。

問:夢到好多人雙手捆著,我幫助他們解開,但是有像磁鐵一樣的山吸住了他們。突然師父的聲音傳來,大致意思是:這個小丫頭挺知道善惡的。我夢中感覺像是誇我,突然師父嚴厲地說:“天命不可違,再懈怠就撤職走人!今年前四個月,來年兩個月!”

答:有大劫來了。一定有問題,不好好修,不是真修。

盧台長開示解答來信疑惑(三百七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