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每一個人有兩個家:一個是自己的小家,一個是觀音堂的大家。今天大家來了觀音堂之後很開心,相互之間打招呼。在全世界很多有觀音堂的地方的同修都說,待在觀音堂的時間比待在自己家裡的時間還要多,他們自己有什麼開心或難過的事情,都跟觀世音菩薩講,而且大家彼此都是佛子,看到了都很高興。所以我們比其他人都幸運,因為我們有兩個家——一個是大家,一個是小家。小家可以讓我們得到一些溫暖,但是大家才能夠讓我們的心靈得到更多的陶醉。一個人的心想得越開,他接受的人或事物就會越多;當一個人的心越狹隘,他接受的人或事物就會越少。有的人得自閉症,就是因為他不明白道理,不願意跟人家接觸,所以他的心胸就會變得越狹隘,這個人到最後就會變態。今天師父跟大家講,我們學佛人在生活當中要注意的幾個毛病。作為一個弟子,平時就應該多來觀音堂做點功德,接聽電話,一個月要來跟大家見見面,來聽課。當師父加持一個人的時候,師父都要付出的;所以只要這個人是師父的弟子,就必須好好修,否則菩薩一定會把他不精進而自身的業障算到師父的帳上,所以師父同樣用這個功能來加持一個人,師父情願加持好人,也不要加持壞人。如果這個弟子不想好好學,他放棄了,那麼師父也不用這個功能來加持他了。

首先我們學佛人不要有偏見。人有很多小聰明,一個人如果沒有聞到真正的佛法,他不知道真正的佛法意義是什麼,而整天用小聰明來學佛,那麼對他自己所造成的傷害會非常大。因為他好的東西聽不進去,他只聽到自己的小聰明與小智慧,那麼他就會固執己見,也就是把自己的意見永遠放在前面。明明這件事情他不應該做的,他會說:“我認為怎樣怎樣……”沒有什麼怎麼樣的,只有好好學佛修心。當一個人固執己見,他就會覺得他的意見是最妙的,其實他見到的東西是非常小的。當一個人不肯聽取人家意見的時候,他就是一個心胸非常狹隘的人,他不願意聽取人家的意見,他所看到的東西就會非常小。比方說,你們的孩子不聽你們的勸,那麼這個孩子只知道自己心中的這塊自留地,他的心胸不會寬大。一個學佛人如果能夠登上高山,那麼他前後都能夠看見。很多學佛人就看到自己的眼前,看不到今後將來;有的人看到了今後將來,卻又看不到眼前。很多學佛人說:“我將來要上天,要到西方極樂世界。”而實際上他自己現在連人間的修為都沒有,他以後怎麼到西方極樂世界?這種人沒有登過高山,所以永遠不知道什麼叫平地。學佛人要懂得這些道理。

修心有幾個大忌。世界上的愚人不實修實行,也就是他沒有實實在在地修,沒有實實在在地行,那真的是很傻的人。例如:一個人今天拜了菩薩了,但是從不好好地修、好好地學,這個人不就是愚人嗎?他以為他拜觀世音菩薩是假的,磕頭是給人家看的,有事情求求,沒有事情不求,這種人是最癡呆的人。所以不實修實行的人,而且“偏欲得一真修之虛名”,也就是說修偏得欲望,想得到別人說他“你修得真好,你是實修的人啊。”這樣的虛名,讓所有的人都看到他很純潔,他修得很好,實際上他全都是假的,這種人不就是愚昧嗎,自己騙自己嗎?你到觀音堂來修,你就算不能每個月來聽課,但是你只要實修,你就是有修的人。反之,就算你天天來,但是你是假的,只是為了給人家看一下,那麼你就是一個徒有虛名的人。修心是修你的本性和良心,所以一個人一定要懂得實修,否則就是一個愚癡之人。

“以任何偏見,設立種種的法理,成為一個似是而非之相”也就是說,以自己的偏見,以為自己學佛有道理,“我今天講的事情都有道理”,這實際上就​​是一種偏見,還以為自己的偏見是有道理的。比方說,很多人的道理是:“今天他騙了我,為什麼我不能騙他?”你們覺得這是有道理嗎?這是強盜的邏輯——你自己成了受害者,你就要去讓人家也成為受害者。學佛人如果學得不正,就一定會修偏了,而且還要設立種種的道理、法理,也就是佛法的理論,“成一似是而非之相”,也就是成為一種好像講起來很有道理,但是實際上卻沒有道理的一種邏輯理解。大家想一想師父剛剛舉的這個例子是不是“似是而非之相”?這個人是一個受害者,因為他曾經被人騙過,他覺得他當然也可以騙人。這是道理嗎?你猛一聽會覺得“是啊,他當年被人家騙過,那他去騙人也是情有可原……”可以這樣嗎?當然不可以。 “冀人稱讚而已”就是讓人家來稱讚你,覺得自己學了這一套,這個道理是對的。過去我們剛到澳大利亞來的時候,有很多的移民中介就是喜歡騙人,你問他們為什麼要騙人,他們回答:“因為我也被人家騙過。”這是什麼邏輯?所以“其心行已經污濁不堪”,就是說你心裡的行為已經污濁不堪了,你心裡已經沒有正的東西了,很骯髒,因為這些道理讓你越走越遠。現在很多年輕人談戀愛也是這樣,因為這個女生(男生)過去被男生(女生)騙過,所以他也要繼續騙其他人,這就是污濁之心。

“縱有修持,亦為此心所污”,也就是說縱然你有學佛修心,但你有很多歪理,你的心還是有污濁的。天天磕頭念經,但是嘴巴說出來的理論一套套都是歪理。比方說人家跟你說你老婆對你很好,你回說:“有什麼好的,誰要她嫁給我的?”這就是歪理、偏理。就算你老婆是來還你債的,你也不應該這麼對她,否則你照樣會有業障。 “絕難得其真實所行之道”,也就是說非常困難得到你真修實修所應得到的佛道。當一個人說出來的話都是沒有道理的,都是歪理,這個人就算磕頭、就算念經,他也不能得到修佛之道。很多人講起來一套一套,“因為他欠我的,我要給他機會還啊,所以我要欺負他。我不欺負他他怎麼還我啊?”這就是歪理,這就是偏,就是邪道,但是猛一聽你搞不清楚。世界上很多道理就是讓你搞不清楚。師父小時候聽過一個笑話,有人在餐廳點了一個羊排,一聞有很重的羊騷臭就叫餐廳換成牛排,吃完後這個人擦擦嘴就走了。服務員說:“先生,你的牛排還沒付錢哪。”那人說:“付什麼錢?牛排是我用羊排換的。”“但是羊排的錢你還沒付啊?”服務員追著問。那人回答:“羊排我沒吃,我付什麼錢啊?”就這麼一個小小的道理,小時候就會想半天。人在世界上就有這種歪理,就靠著這麼一個歪理他可以在人間一直活著。做人不要有歪理,不要以為自己講得在理,大家所不能公認的理論實際上就是歪理。你們過去在單位裡面,都碰到過有些人講出來的理論會讓周圍的人都覺得他腦子有毛病,但是他自己覺得他很好,他就是這樣子的人。 “好名而惡行”有些人好名聲,但是所做出的事情非常險惡,非常不好。表面上很好,做出來的事情很不好。師父常跟你們說,做生意的要誠實。有些生意人在推銷產品的時候,都會說這東西怎麼好怎麼好,但是實際上他就是要賺你的錢。師父希望你們修行人要用心,用實際的行為,不要犯這類的毛病,不要嘴巴說得天花亂墜,行為上沒有實心實意,就算賺錢也要賺得踏踏實實。何況修心,更應實在地真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