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臺長精彩節目摘錄:不給去世姥姥唸經,就會讓母親咽喉長東西、抽她嘴巴;瘤子開刀出來裏面都是膿水(玄藝綜述2018年7月12日)

聽衆:師父,看一個亡人,吳玉英。

臺長:看到了,臉還蠻大的,看到了,短頭髮。

聽衆:對對對。

臺長:阿修羅。

聽衆:她是我姥姥,昨天我夢到我姥姥跟我託夢說的,“你媽再不給我念,你看我怎麼怎麼地。”

臺長:“不把她怎麼地”,我告訴你,你媽媽跟你姥姥的惡緣很深,叫你媽媽趕緊念,你媽媽如果不給她念,她叫你媽媽脖子上,就是喉嚨裏,咽喉會長東西的。

聽衆:已經長完了,動完手術了,師父您說得太靈了。

臺長:看見了嗎?

聽衆:動完手術了,就是今年,2個月前。

臺長:動完手術,已經弄過她了,接下來還要弄她這個地方。

聽衆:哎呀,我的天啊。您太靈了。

臺長:“太靈了”,我一看嘛就,因爲她跟我講了嘛,她說她還要弄她喉嚨,看見了嗎?

聽衆:我的天啊!那師父您看……

臺長:就是應該叫你媽也要念。

聽衆:她不聽話啊,她就給我姥姥念往生咒,然後我給她念小房子,這樣能行嗎?

臺長:你今天把我的錄音給她聽,她要是再不聽話的話,她第二刀準備吧。我看一下啊,她現在說給她七個月時間,很快長出來,五個月過了之後,兩個月長這個東西,再長出來,長得很大,跟上次一樣。

聽衆:哎呀,我的天啊。

臺長:你媽媽開出來那個瘤裏面都是膿水啊。

聽衆:您說得太對了,雞蛋黃那麼大,黃的。我跟我媽說着話,眼瞅着就長起來了。

臺長:就是這個姥姥給她的,趕快唸吧。

聽衆:就是她必須得念……

臺長:你媽媽再這樣的話,我告訴你,你姥姥要抽她嘴巴,她嘴巴都會歪的。

聽衆:師父,您說得太靈了,她已經……

臺長:嘴巴已經歪了。

聽衆:您全說得對,這都是之前。

臺長:嘴巴都歪了。

聽衆:這都是之前已經……太對了,師父,太對了,太對了。謝謝師父。

臺長:你趕快把這個錄音給你媽聽,否則她還不相信呢。

聽衆:對對對,您說得太對了。

臺長:好嗎?

聽衆:感恩您,師父。謝謝您了,感恩您。

—————–
盧臺長精彩節目摘錄:身上多處不好,有靈性;學習心靈法門4個月,子宮壁膜癌康復(玄藝綜述2018年7月10日)

聽衆:師父, 1963年的兔,看身體。

臺長:胖很多,這個兔子胖很多。

聽衆:是。

臺長:泌尿系統要當心,小便不好,尿頻。

聽衆:是。

臺長:腎臟有點小問題,腰經常痠痛。

聽衆:對。

臺長:還有左手發麻。

聽衆:對對對。

臺長:晚上睡眠有時候很不好。

聽衆:是。我是癌症患者,子宮壁膜癌,學心靈法門4個月,癌症就好了。師父,看看我的婦科。

臺長:沒了,子宮很好。

聽衆:好了,現在沒事了,是吧?

臺長:子宮沒事了。你的眼睛要當心,老流眼淚,到了晚上睡覺就乾。

聽衆:是。

臺長:而且掉頭髮。

聽衆:對。感恩師父,感恩菩薩。

—————————
盧臺長精彩節目摘錄:血脈不通、婦科不好、有恐懼感、睡眠一塌糊塗、自戀狂、手腳冰冷(玄藝綜述2018年8月2日)

聽衆:師父慈悲,幫忙看一個圖騰,1982年屬雞的。

臺長:男的女的?

聽衆:女的。看一下身體可以嗎,師父?謝謝,感恩。

臺長:1982年屬雞的,我看……腰不好。

聽衆:對,以前摔過。

臺長:“摔過”,而且這裏的血脈不通,腰經常痠痛。

聽衆:今天腰還很疼呢,搬箱子、搬什麼的。

臺長:還有要注意,婦科也不好。

聽衆:對的。

臺長:還有你要特別當心泌尿系統,還有腸胃,腸胃也不好。

聽衆:對的,太對了。

臺長:還有做人、做事情經常有一種恐懼感,明白嗎?

聽衆:對的,對的,太對了。

臺長:然後我看到你的腦子裏有很多一大堆的像雜念一樣的各種各樣的對事物的認識,好像都是負能量,所以你就會覺得這個世界上好人很少,而且老覺得自己好像活得很難過。

聽衆:是的,太對了。師父,以前您講過我念經的時候雜念太多,不專心。

臺長:你要記住了,你這個過去的確是有些問題的。

聽衆:嗯。

臺長:在沒修心之前,你做人的確碰到很多的麻煩和煩惱,明白了嗎?

聽衆:對的,太對。

臺長:然後也被人家騙過,所以你心生恐懼,明白了嗎?

聽衆:我還被人騙過錢呢。

臺長:對啊,騙財騙色啊,我告訴你。聽得懂了嗎?

聽衆:您說得都太對了。弟子已經許願清修了,終生就是跟隨師父好好修心修行。弟子以後不想再有男女感情了,請師父幫忙弟子全都去掉可以嗎?

臺長:最主要是你自己求觀世音菩薩,你要許願要清修的話,你要跟菩薩講的。

聽衆:講了,過年上頭香的時候弟子許了這個願了。

臺長:我教你一個方法。你呢,第一、少接觸,所有的男人都少接觸,哪怕老伯伯都少接觸。

聽衆:好。

臺長:第二個,既然許了這個願,就每天要跟菩薩要講一講,那麼這樣的話就督促自己不要去犯戒,明白了嗎?

聽衆:嗯。

臺長:你這個孩子如果再不守點戒的話,你的身體一塌糊塗。我現在看你整個的腰椎,好像腰椎有點彎呢,你明白了嗎?

聽衆:嗯。

臺長:頸椎也不好,頸椎。

聽衆:對的。

臺長:還有啊,年紀輕輕,這個睡眠,現在好一點,過去有一段時間睡眠一塌糊塗啊,像神經病一樣的,睡不好。

聽衆:對,還總做惡夢。

臺長:而且你過去還是一個自戀狂,聽得懂嗎?

聽衆:師父我是水平座的——超自戀。

臺長:你要多泡腳的。不泡腳的話,血脈不通,你經常兩個手兩個腳冰冷啊。

聽衆:對的,師父。

臺長:你有點憂鬱啊。

聽衆:嗯。

臺長:要想開一點。好了。

聽衆:感恩師父,再見。

臺長: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