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有人知道我學佛,給我送的麵條上印有心經。請問這麵條能吃嗎?

答:不能吃,不尊敬的。

問:外型與湯匙無異的金色平香爐佛具,以及店主搭配的金色筷子(用來夾取香爐裡燒剩的香尾),能不能買來使用?

答:可以。

問:能否穿背帶褲,有何說法嗎?

答:背帶褲是小孩子穿的,或者是晚禮服中會有。哪有平時穿的?

問:我原來是信基督教的,家裡有耶穌像,但是沒有供,請問把耶穌像拿下來,要念經嗎?

答:如果沒有什麼靈體在裡面當然沒有關係,從當心的角度來說,可以念誦解結咒,跟南京菩薩說一下,念誦一張小房子或者不念也可以。

問:家裡有台送貨賺錢的貨車登記在我的名字下,會不會影響我的財運?

答:不要送雞鴨殺生之類的就沒關係。

問:原來供保家仙的櫃,保家仙請走後可以當衣櫃用嗎?

答:最好空置一個禮拜之後。

問:參賽的畫畫作品,是三國題材裡面的人物,我想畫關帝菩薩,請問如理如法嗎?畫的過程中需要一直唸經嗎?

答:參賽可以。畫的不好扔掉就有業障,所以不要輕易畫佛像,這跟抄經是一樣的道理。畫的時候要一直念經。

問:12-13歲的孩子有腦病,在佛誕日(我們平常人能多念禮佛大懺悔文的這幾個日子)最多可以念幾遍禮佛大懺悔文?

答:3-7遍。

問:許願全素的師兄還在幫家人做葷食,可以打理觀音堂的佛台嗎?

答:可以。

問:新同修家裡沒有太好的位置放經書和入門手冊,可以放在紅布袋裡外面再套個黑色的塑料袋掛起來嗎?

答:直接用紅色的袋子掛起來即可。紅色是絕緣的。

問:師兄們發心出錢助緣板塊做佛台,每做一個佛台會有剩很多用不上小塊板和小木條。該如何如理如法處理這些大量用不上的板條?如果隨便丟掉或隨便燒掉,會功德有漏嗎?

答:物盡其用,能用就用,不能用就扔掉。

問:許願時講“往生後回到觀世音菩薩身邊”,是和一世修成一樣嗎?

答:不一樣。不要這樣說。

問:許願永斷邪淫,和清修一樣不能結婚嗎?弟子當時許願永斷邪淫只是想戒除那些不正當的男女之事,不知道許這個願後會不會影響正常談男朋友和結婚?

答:永斷邪淫,佛法上講除了生兒育女是正常的,其他只要是尋歡作樂都算邪淫,所以談戀愛的時候尋歡作樂也是邪淫。年輕人最好不要輕易這樣許願,因為許願之後必須要做到,這些都是要求很高的。

問:白話佛法第三冊中《開啟根本智,破無明煩惱》,其中一段文字記載:“三昧是梵語,稱作為正受。你要在人間承受所有的東西,而且要用正確的思想、正確的理念和正確的方法來承受,這個就叫三昧。三昧是修心修行的樞紐。”請問,如何理解三昧是修心修行的樞紐?

答:三昧就是根本智,如果沒有佛緣佛性能開智慧嗎?一個人有根本智,要解脫,才能破無明。很多人在浪費自己的生命,為錢所害,如果一個女人一天到晚為了錢,要名要利,跟人家比,這個女人就完了。樞紐就是最關鍵的。

問:如果有長輩離世,孕婦在家人壓力下,不得不參加守夜和葬禮會對胎兒有什麼影響?應該怎麼辦?

答:肯定有影響。她做不了主只能去的話,只能不停地念大悲咒。像這種守夜,看著棺材、看著死人,邊上都是小鬼,說不定一下子就到她肚子裡去了。過去農村裡就有這種事情,去守夜以後生出來的孩子是怪胎。一個人被別人控制住,真的很悲哀,很痛苦。過去別人說,一個人生孩子就應該在家裡待著,不應該參加這種白事的,紅事還可以。

問:師父開示菊花可以供菩薩,菊花品種很多,大頭菊花可以供菩薩嗎?

答:可以。

問:家中的牆壁被孩子用油漆寫了好幾個“佛”字,現在想把這面牆壁用板子覆蓋上去,這樣字就在裡面了。這樣做算動土嗎?要選日子嗎?

答:先把那幾個字用油漆塗掉,然後再蓋板,不然那幾個字還是在裡面,蓋板也沒用。不用選日子,白天就可以了。

問:我們當地一位師兄發心為大家打佛台櫃子,他只收取板材費用和給工人工資費用,一個佛台能幫我們節省下來幾百塊錢不等。請問他這樣做是否如理如法?

答:要看做個佛台要多少錢?如果是把本金抬高了,然後說幫同修節省了多少錢,這樣就是藉佛斂財。要把所有的成本費全部公布出來,把材料費和人工費的發票全部拿出來,如果是真的不賺錢就沒有問題,否則就是藉佛斂財。

問:布置法會上或是素食品嚐會的花可否請回去觀音堂或是回家供菩薩?

答:可以。

問:我剛才和我愛人爭吵起來,他情緒激動,下跪對著我磕了兩個頭,當時我懷裡抱著十五個月的孩子,孩子也嚇到大哭,事後他自己上香祈求菩薩原諒。請問我要怎麼做,才能不和孩子受到他磕頭的影響?

答:說明她自己也不好,讓老公衝著自己磕頭。夫妻兩個都是學佛的,爸爸衝著孩子磕頭,孩子一定折壽的。只能多念禮佛大懺悔文,還要幫孩子放生83條魚,才能把對孩子的影響去掉。對老婆的影響也要多念經。衝著別人磕頭很麻煩的。

問:房子附近有消防局,在風水上有影響嗎?會不會運氣不好?

答:不會有太多影響,一點點。

問:房子附近有memorial center(紀念館) 對住宅會有影響嗎?

答:這個影響厲害了,一般200米以外才不會受到影響。紀念館裡都是過世的亡人,陰氣很重,平時帶孩子去博物館都要給孩子不停唸大悲咒。

問:我媽媽大約十年前養狐狸賣錢,養了一年多大約50、60隻,從去年12月起,我許願一年念200遍禮佛大懺悔文(一天一遍),200張小房子。至今小房子已經唸了六七十張,我們家發生了很大變化,開始和睦起來。我聽台長在節目中開示,養兔子殺著吃的,一隻兔子要念7張小房子。那像我家這個情況,我需要念多少小房子,多少遍禮佛大懺悔文,才可以徹底消除這個殺業?

答:狐狸的靈性不知道比兔子大多少。每隻狐狸至少21張小房子。一直要念禮佛大懺悔文。養這種動物家裡肯定不和睦的。

問:夢見參加學校運動會,正準備參加跑步時,鞋子掉了,還摔了一跤,就醒了。

答:要當心,在前進的路上坎坷不平。

問:最近在想開一家珍珠奶茶的店,昨晚夢中出現我去過的一家珍珠奶茶店,牆上掛著一個香爐,裡面插幾根香。請問這是不是說我可以去投資珍珠奶茶店?還是說我的希望會落空,因為香爐是懸空的?

答:一定能開。夢裡香爐的位置,就是他開了之後設佛台的位置。

問:夢見有人要帶我走,我哭著把孩子交給一對老夫婦,麻煩他們照顧孩子。我感覺這次是釋迦牟尼佛要帶我走,讓我回去,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哭著告訴那對夫婦說,如果孩子有什麼事情的時候,記著一定要求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媽媽,菩薩很慈悲,一定會顯靈救孩子的。正說著看見窗外的一個墓地,好像孩子坐的輪椅著火了,很大的火。一個小女孩在打火,過了會兒火熄滅流露,輪椅燒了,孩子得救了。

答:這種夢境你們都要提早知道,一個人總有最後走的時候很痛苦的時候,離不開自己的孩子,放不下。平時孩子也好,夫妻也好,感情不要太深,不然最後放不下,很痛苦,愛的越深就越痛。菩薩要帶她回天上,她劫數到了,看到孩子留在人間,她當然很痛苦,但人總有這麼一天,牽掛越多越離不開,有時候放下就放下了。媽媽不一定走得很快,但要先放下。

問:今早夢見說要念誦五張小房子給達摩祖師的要經者,請問是什麼意思?

答:達摩祖師是天上的大佛,不需要他念小房子,他念給自己的要經者即可。

問:夢見掉眉毛,師父解夢是代表失去權力。那麼應該念什麼經化解呢?

答:多唸大悲咒。過去說眉毛濃的人有權力,譬如將軍眉。

問:女兒經常流鼻血,不知道有什麼說法?

答:流鼻血,從玄學上來講,上輩子用鼻子做過不好的事情。也可能身上有靈性。還有要當心,經常流鼻血的人鼻子裡面可能有息肉。

問:之前佛陀出家日意念當中有求過讓自己的弟子證加持,後來夢見一個水缸,上面有個一個鐵皮的鍋蓋,然後鍋蓋自動打開了,看見一朵很小的蓮花。我在想怎麼那麼小。請問,夢裡的蓮花和我自己的蓮花有關係嗎?

答:應該是有關係。

問:夢到隔壁的弟弟,他們領養了一個女孩,只有一個多月大,我很羨慕,回家給老公說,我們也抱養一個吧。現實中,我超度自己的流產孩子1000張小房子念完了。

答:流產的孩子超度走了。

問:夢見自己不知怎麼到了印度,有一個四五歲小女孩非常投緣,他家裡是做縫紉的活,我幫著他們去要帳。

答:身邊有個人離不開的,就是前世在印度的緣分。

問:夢見我一同學端起油燈喝水,我也端起這個油燈喝水,油燈的燈芯掉在油燈裡,現實中我用的不是那個樣子的油燈。

答:過去喝的酥油茶,跟藏傳佛教有緣分。

問:夢見兩隻甲魚,一隻背上塗了黃色的顏料,另一只塗了紅色的顏料,好像穿衣服那樣,是否提醒自己平時多穿這兩種顏色衣服?

答:甲魚就是延壽,他穿這兩種顏色的衣服容易延壽。一個人圖騰是什麼顏色,經常穿這種顏色的衣服就會身體好,身體好就是延壽。穿自己喜歡的衣服很開心,心情好,就是延壽;穿了不喜歡的衣服,臉都板著笑不出來。

問:夢見去觀音堂,看到觀音像,不一會工作人員拿去洗觀音像的頭,然後大堂內有龍捲風。

答:就像浴佛一樣的,表面上看是拿水在沖洗菩薩像,實際上是在沖洗自己骯髒的靈魂。他心中有很多不好的東西,要用菩薩的能量好好把自己洗一洗,把自己的頭腦洗乾淨。

問:28-03-2019,魂體被帶進冥界聽審。判官押了三個水族靈體過來閻王殿。

判官:“童子,今天聽審水族靈體的因緣果報。”

大閘蟹靈體:“我來自廣州,姓趙。外號叫肥仔南。家裡經營小規模海鮮酒樓。我平時很喜歡吃海鮮,尤其喜愛大閘蟹,常常清蒸燜煮。廣州地區除了海鮮聞名,黃賭也橫行。我家酒樓常有酒店小姐攜帶食客來吃食。附近也是酒店林立。在這種環境下,我也染上賭癮,常常去地下賭館開台。贏錢後就去酒店找小姐淫亂。五十二歲前列腺癌症,治療期間又查出我有愛滋病毒。沒到三個月就愛滋病毒破壞大腦引發全身器官衰竭死亡。”

大閘蟹靈體:“死後轉入火燒地獄,天天受火燒苦刑,懲戒我殺生害命賺眾生錢。火燒地獄刑滿又轉入冰柱地獄懲戒我好色淫亂和貪口腹之慾,活殺冰凍大量海族生命。我被冰在冰柱裡不能言語,徹底體驗魚類被冰凍至死亡的痛苦。地獄懲戒完後,以為可以投胎做人。哪知道閻王爺說我靈體黑氣很重,還有殺生罪孽38%,還要轉投大閘蟹。我被養在池裡,成年後售賣給海鮮餐館,被廚師放進鍋裡清蒸,鍋裡高溫把我蟹眼蒸得爆睜,全身被綑綁無法逃脫,活活蒸死。我不想再投胎變大閘蟹了,我以後投胎做人一定不吃海鮮。我知道殺生害命的果報了。”

判官:“這是龍蝦靈體。”

龍蝦靈體:“我在美國南部一個比較偏遠的城鎮長大。高中畢業後到紐約工作,在一間小規模的貿易公司做文員。大城市生活壓力巨大,壓得我喘不過氣。每個月工資勉強維持城市生活。家裡父母身體不好,為了龐大的醫藥費,迫於無奈在網絡賣淫。湊夠醫藥費後,我就停止賣淫。我曾接觸的客戶群有一個是攝影工作者,我停止賣淫後他詢問我有無興趣兼職平面模特工作。”

龍蝦靈體:“就這樣,我開始成為模特兒。由於我長相清新討喜,很快大量的工作找上門。有了知名度後,和我合作的攝影師開始建議我成為全職模特兒,模特兒工作每個月收入最低都有五千美元。受工資吸引,我簽下他所建議的模特兒公司。我加入這個行業才知道競爭很大,太多模特兒搶工作。我又沒有後台,性格也比較安靜,所以每個月只有不足一千美元的收入。”

龍蝦靈體:“模特兒經紀公司讓我接特殊工作,詢問過後才知道是陪商業客戶應酬。我想我也曾經網絡賣淫,合約也要三年才到期,違約又要賠款,身上又沒錢,就答應了。這樣子以模特兒身份掩蓋賣淫接近六年。後來,年紀三十出頭離開這個行業,改做美容化妝品業務員,認識了同公司的銷售主任,兩個人發展成為情侶,過後結婚生子。我68歲得乳癌死亡,死後被帶入糞池地獄、鐵床地獄、雪山地獄受苦。地獄懲戒出來後又轉投龍蝦。因龍蝦性淫雜交,這是我淫亂的果報。”

判官:“這是白鯧魚靈體。”

白鯧魚靈體:“我出生在馬來西亞,彭亨州屬海邊的漁村。長大過後,和村鎮大多數人一樣出去城市工作。可是,我學歷不高很快就從城市回來。回來後,就和爺爺父輩一樣靠出海捕魚為生。出海的魚獲時多時少,我見養殖業賺錢就向農業銀行貸款投資養殖淡水魚。初期很賺錢,後來因為水質問題,大量魚苗和成熟魚種死亡。我公司面臨資金危機,還有一大筆銀行貸款要繳付。走投無路,心灰意冷跑去海邊投海。死後,靈魂在海中飄蕩過後投胎在白鯧魚體內,就這樣投生成魚族了。”

判官:“殺業果報是如影隨形。童子,可以離開了。”

魂體被送回陽間。夢醒,已經是夜裡2時11分。
29-03-2019,魂體被帶進冥界聽審。

判官:“這是昨天聽審案中模特兒公司的經紀人老闆。現在讓他自己講述墮落成為豬的果報吧。”

豬靈體:“我出生在美國北部農場,畢業於西雅圖大學。大學畢業後我來到紐約,在一間頗具規模的衣物公司成為設計師。由於我的設計不受設計總監的青睞,一直沒有被提升,只是一個小設計師。我這個行業要接觸大量模特兒。我與其中一個模特兒非常要好,私底下常來往。無意中知道她在模特兒工作之外接客,價錢很高。不久,她被經紀人發現接客,被模特兒公司開除。後來,我因為工作不如意離開衣物公司,和她合夥開了一間模特兒經紀公司。”

豬靈體:“她能說會道,再加上美貌,很多年輕的模特兒都被她洗腦,為了名利下海兼職陪客。我和她兩人在中間抽回扣。一天,執法人員上門把我們帶走,起訴我們不合法賣淫。公司倒閉,我又因為投資股票欠下大量債務。一夜之間,一無所有,無法接受現實的我在自己的公寓吞槍自殺。死後,被鎖上鐵鏈拉去大雪山沒日沒夜得轉。我被黑鬼警察(鬼差)命令脫光衣物,刺骨寒風吹的我全身發抖。過後又被拉去大黑洞投進糞坑,滑溜溜的糞泥差點讓我燻死在糞坑裡,又臭又癢。”

豬靈體:“以為地獄出來會投人道,結果被帶去農場投胎變母豬。農場豬的生活很苦,一堆豬困在圍欄中,吃喝拉撒全部在這裡,更可怕的是一直被農場工作人員拉去和公豬配種,一點尊嚴也沒有。這是我讓女子為娼妓的果報。母豬年齡稍大,生育率降低,沒有價值就被載去宰殺場賣掉。”

判官:“這是經紀公司的模特兒女經紀人。自己訴說成為水母的果報吧。”

水母靈體:“我的名字是Sabina Henderson,美國人。高中畢業瞞著父母來到費城市中心,不幸在夜晚遇到流氓欺負。遇到好心人報警備案後,我返回自己在費城郊區的老家修養。後來,在網絡尋找到一份模特兒工作。就這樣應聘成功,開始在紐約生活。由於美貌年輕,我很快在模特兒界小有名氣。一天,被無良經紀人趁我酒醉帶去酒店非禮。我清醒後,非常怨恨這個世界,為什麼我的命運要這麼可悲一直被欺負?”

水母靈體:“日子久了就和圈內大多數人一樣,被名利誘惑,瞞著經紀公司私底下接商業活動陪客。無奈後來被我的經紀人發現把我趕出這個圈子。我找到James和他商量一起合夥開一間模特兒經紀公司,我負責栽培模特兒和說服女孩接客,五五分賬。James自殺死後,我流落街頭,又患上艾滋病,一年過後死在街上。死後,和James一樣,被鬼差呼喝脫光衣服,手上腳下被戴上沉重的鐵鏈,一絲不掛地行走在雪山中。過後,轉去糞池地獄,糞池出來又轉去躺鐵針(鐵床地獄),後背無數鐵針刺入皮膚,鐵針被火烤得通紅,疼得我在地獄拼命呼喊也不能減輕這種酷刑帶來的痛楚。真是一個可怕的噩夢,卻是真真實實發生在我身上。”

水母靈體:“地獄懲罰完後,我以為噩夢結束了,卻被通知要投胎變成水母。白鬼(閻王爺)說因為水母美麗卻有毒,像我雖然有美麗的外表卻內心黑暗狠毒,讓很多年輕女孩斷送美麗的青春跑去做模特兒賣淫。我在海洋被人捕捉上岸,送去餐館讓人一刀一刀切割下來送飯。我以前常陪客戶去日本餐館吃魚身、刺身,沒想到現在變成人類的食物。”

判官:“童子,你可以回陽世了。”

醒來,夜裡3點46分。

弟子 馬來西亞  29-03-19

答:你們要是不相信,可以根據名字到美國去查,要是沒這個人,我就不是你們的師父。怎麼死的都能查到一模一樣。所以人不要去做壞事,人間以為做點壞事沒人知道,你不是騙自己嗎?

問:30-03-2019,魂體被帶進冥界聽審。閻王殿前有許多水族靈體等待審判投胎。判官正在點算記錄這些水族靈體準備送往M國地府處置,地府確實真的如閻王所說法務繁忙。

判官:“現在陽間的人造作惡業太多,很多世間人認為合理的行為卻不知自己已造下地獄的罪孽。單是模特兒經紀公司聽審案裡都有許多模特兒墮落地獄再轉投畜生道。現在地府只調部分案例警惕世間人名利如過眼雲煙,淫欲生罪惡。你們世間陽人可要好自為之,不可造下地獄的惡業,果報是無人可替。”

判官:“這是鰻魚靈體。是模特兒經紀公司的攝影師。”

鰻魚靈體:“我是村上。童年住在日本。8歲時和母親一起被英國籍父親接回英國居住。我不適應外國生活,童年和青少年時期過得並不快樂。長大成年不顧家人反對來到紐約,成為攝影師。我性格古怪,雖然在攝影界有一點名氣可是卻不常與人來往。”

鰻魚靈體:“為了找尋攝影靈感,在網絡認識了Christine(龍蝦靈體)。她是個單純的小女孩,為了湊父母醫藥費而出賣自己肉體與靈魂。我覺得與她交往可以讓我拍出極佳的攝影題材。後來,我與James、 Sabina合夥開模特兒經紀公司。剛巧公司缺模特兒,我聯絡Christine讓她兼職當平面模特,看Christine文書工作辛苦,我建議她轉行。沒想到,James和Sabina會讓Christine去接商業廣告陪客。”

鰻魚靈體:“模特兒這個行業暗地裡非常複雜,有正正當當做正職的女孩,也有為了名利出賣色相肉體的孩子。我前後陸續介紹許多女孩進入James的經紀公司。我自己也是私生活混亂,和許多模特兒私底下親密來往。Sabina喜歡我,可是她更喜歡錢。James這個利益薰心的人迷戀Sabina,為了讓她擺脫司法責任,James在許多文件上做手腳讓執法人員將調查方向轉向我(公司非法賣淫)。”

鰻魚靈體:“我只是出錢合夥開公司,公司的管理全部由James負責,可是執法人員不相信我。James死後,我被判入獄,在監牢裡受盡不可告人的虐待與欺凌。一天,我在獄中趁獄官不注意自盡。死後,轉入勾眼地獄(拍裸體模特)、雪山和糞池地獄(與模特兒淫亂)。地獄出來又投成鰻魚,這是懲戒我無情無義,像鰻魚一樣是個陰冷的生物(罪靈在感情上辜負許多女孩子,欺騙她們)。我被人捕捉上岸送去餐館,廚師把我宰殺活烤,我肉體已死,可靈魂意識未滅,所有的活烤痛楚依然能夠感覺得到。沒想到,所有的生物是人投胎的。這個是不是那個超度我的日本女子(心靈法門佛友)所說的六道輪迴?我在她身上一段時間了,她在看金光閃閃的佛書,裡面有提到命運與因果。謝謝她虔誠拜佛超度我的靈體。謝謝。”

判官:“等M國書信抵達,會把你和這些水族靈體送去M國。你暫時先去管畜生道的閻王殿等待。童子,可以了,聽審結束了。”

醒來,夜裡2點23分。

弟子 馬來西亞  30-03-19

答:看見了嗎?整個公司亂七八糟,最後全部變成水族。很多女孩子賣淫,被別人怎麼罵的?和水有沒有關係?不要開玩笑。在人間裝模作樣沒用,要真改,騙不了菩薩的,這裡在念經,心裡還在想不好的事情,改不了?等到痛苦的時候就知道了。一定要好好努力。師父舉個例子,一個人不刷牙是壞習慣,時間長了牙痛的時候難受嗎?你不做好事是個壞習慣,你天天不做好事,時間長了就是一個惡人,惡報來的時候就是報應來了,會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