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做生意時假心假意地對人家好,其實是為了賺人家更多的錢,從佛法角度來講,這種心態不是正規的學佛學法,也不是慈悲,所以他的心中就沒有力量。當一個人心中有佛的力量時候,他才能無私無我地付出。無私無我地付出一定不會是為了行善而去行善,你今天做任何事情,你不是為了行善而去做點好事,那樣就是一種自然的行善。比方說,一個老人家要摔倒了,有的人心中想自己是學佛人,自己應該去扶他,這是為行善而行善,這已經算是很好了;但是有的人什麼都不想,他看到老人家摔倒了,他直接就上去把老人家扶起來,一個是自然地幫助別人,一個是有目的地去幫助別人,你們說哪一個人的境界高?要懂得人性真實的付出,因為人的本性真實的付出,那是自然的,用自然的心態去幫助人家,而不是為了個人的目的,那才是真正地幫助別人。

真心付出就能通達宇宙的真理。在人間,你說你有理,我說我有理,什麼叫真理?你用真心就能獲得真理。真心是什麼?就是一種慈悲,因為這是人的本性,如果你用善良的心去說某些話,去做某些事情,你就會得到一種心理上的滿足。我對這個人說了實話,他愛聽不聽,那是他的事情,但是我說的是實話,這就是宇宙的真理。人跟人要真心相待,看到人家可憐,要心疼人家,看見人家做錯了事情,要慈悲別人、原諒別人,這就是宇宙的真理。人跟人之間的關係,不是動物和動物之間的關係,而是超出動物世界的一個人生境界,所以不能用動物的爭鬥來解決人間的煩惱。

要懂得,人法兩空非空,人是指人間,法是指法界,這是什麼意思呢?人是空的,因為人從生出來到死了,就是這麼一段時間,最後是空的。法界就是我們的世界,今天的房子1000年之後就沒有了;今天我們所擁有的東西,幾百年之後就沒了;我們今天所接觸的、吃過的東西,或者用過的東西,比方說恐龍,在遠古時代真的有人看見過,歷史上有記載,但是動物有生滅,恐龍隨著時代的變遷從此以後滅種了,就結束了。所以,你所擁有法界的一切都是空的,你自己本身也是空的,這就叫人法兩空。但是人法兩空,你說空不空?空的,非空,並不是完全空。你們現在坐在這裡跟師父講話,是不是空的?不空。因為你們是實實在在地坐在這裡,師父看見你們了,你們也看見師父了,但是這不是事物的本質,最後的本質是歸空。

人法兩空非空,就是因為心生則諸法生,因為你的心裡產生了這個理念,所以你才會得到諸法,所以人間空的物質就會生起來。比方說,你對某一個人的感情特別好,你就會生起一種對他的憐憫和疼愛之心,這不是你自己生起來的嗎?如果這個人跟你沒有感情,根本不認識,你怎麼會有這個心?如果今天他不是你的孩子,你怎麼會心疼他呢?馬路上有那麼多的孩子,你也沒有去保護他們、安撫他們、給他們一些幸福,因為那些不是你的孩子,這些不都是因為你的心而產生的嗎?

心生則種種法生,因為他是我的孩子,因為她是我的母親,因為他是我的老公,因為她是我的老婆,所以我的心裡就生出來了感情,我就馬上迷惑了,法就生了。等到人死了,或者有些孩子跟父母親作惡、作對,最後離開了父母親,結束了,雖然孩子沒死,但是父母對孩子的心已經死了,這叫心滅種種法滅,因為我的心已經滅掉了,我不想他了,他不是我的孩子,我再也不要看到這個孩子,因為他害死我了,你這個法就滅掉了。你們的心就是你們善和惡的一個分水嶺,如果你的心生了善,你在人間所生的一切法就會善,如果你的心惡了,你在人間所生的一切法就會惡,萬法唯心造,一個人的心就是這麼造起來的。一個人的起心動念都是自己想來的,我今天喜歡這個人,不喜歡那個人,都是自己想出來的。我今天恨這個人,也是想出來的,如果你哪一天想通了,你就不恨他了;如果你今天起心動念恨他了、愛他了,等到過一段時間你不愛他了,你就沒有了這個心,你就沒有這種恨,你也不會再去愛他,這就叫法滅。

師父跟大家講,要追尋沒有自我意識的本然,就是說,要追求一種超自然的東西。因為有“我”,你才會自私;因為有“我”,你才會覺得這個世界非常的渺小;因為有“我”的存在,你才會忽略了他人的存在。如果沒有我自己的話,那你就是一個聖人。因為你心裡只想著眾生,沒有想到自己,你就是菩薩。在人間來講,很多忘我勞動的人、忘我犧牲的人,因為他把自己忘掉了,所以他腦子裡只有別人,他就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這樣的人就是學佛人。如果一個人把“我”放在身上,這個人就變成了一個自私的人,因為有了“我”,你才會把別人都忘記。

本然是什麼?就是你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沒有自己,你就會恢復你的本性。母愛就是一個母親的本性,一個母親的心中只有孩子,她把五個孩子都餵飽了,最後自己餓了都不知道,她完全忘記了自己。師父舉這個例子就是要告訴你們,一個忘掉自己的人,他就是學佛人,一個忘掉自己的人,他會找到他的本然,一個母親忘掉自己,對孩子這麼好,最後她忘記了她自己還沒有吃飯,還在挨餓,因為她一定要讓孩子先吃飽,這就是本然。

如果我們學佛人整天把自己放在心中,你就找不到你的本然,這樣學佛是沒有用的。你今天站在外面發書也好,勸人家學佛也好,你勸了半天人家不聽,你接下來就發牢騷、不開心了。如果你不停地跟別人去講,忘掉自己,他開心你也開心,他聽不懂你著急,你完全把自身忘了,你很快地就能度到他,否則你是度不到別人的,所以,學佛人言傳身教都要忘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