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你們經常聽師父講第八意識,實際上佛講了九個意識,九識,今天師父給你們講九識。

佛講“九識”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末那識、阿賴耶識、阿摩羅識(第九意識),後面的三個意識是超越人間的意識。這就是一個多層次的意識,人對一個事物的意識產生之後是多層次的,菩薩在兩千五百年前已經能講這些東西,菩薩絕對是天上的超天人的智慧。眼睛看見東西,有意識;耳朵聽見,人家告訴你什麼事情,你腦子在想“這是真的嗎,是假的嗎”,意識就產生了;鼻子聞到東西,“這東西真香啊”,是不是有意識;舌頭吃到東西了,有意識了,“這是辣的”,“好像這個雞蛋不新鮮嘛”,嘴巴裡舌頭感覺的,舌頭是一個“味”;接下來是身,身體有意識嗎?盲人完全靠自己身體感覺,他眼睛看不見,所以他的感覺是很敏感的,他跟你握手可以知道你什麼性格,可以知道你多少年紀,他從你手的骨頭、皮膚可以知道你幾歲;意就是你的意念。眼耳鼻舌身意,六根,六識,就是六個意識。

末那識(第七意識),人有一個意識之後會到自己的心裡和腦子裡有一種分別意識,叫分別識,你會歸類的,“我今天碰到這件事情是屬於什麼意識”,這個末那識是本無定體,是飄忽不定的,它是根據你反映到大腦皮層的一種意識來定應該歸於哪類,是儲存,還是有反映,還是慢慢消化掉,還是怎樣怎樣……這是分別識,把它分別出來了。

這個末那識——第七意識,是第八意識阿賴耶識的染分。阿賴耶識是很深層的在內心深處的,非常深層,基本上這個意識只要進入第八意識就消不掉了。末那識是阿賴耶識的染分,就是開始分別善與惡了。第七意識末那識,用現代話說就是一個檢察官,來判別是好的還是不好的,在第八意識沒有做之前就辨別,法庭上講的就是檢察院,檢查完之後,第八意識就是上法庭了,就是法官。“而執爲我”,第七意識末那識是在分別當中,還有個“我”在裡面,還有“我”字,還有執著的“我”,“我”在分別,“我”在決定這個是好事還是壞事,沒有完全用你的本性和良心。

而且第七意識還經常轉到第六意識,第六意識是粗淺的潛意識,人家告訴你這個人很壞,你一下子接受了“他很壞”,你沒有經過加工,沒有經過第七意識末那識“檢察官”的檢查,還有善惡緣的染淨——意識中污染和乾淨的成分,不是完全乾淨也不是完全骯髒的,所以自己有自己的意識,第七意識末那識就是這個意識。今天跟你們講第七意識,就是告訴你們人在初識——剛剛開始接接觸事物意識的時候,進入第七意識的時候,在轉境轉識的時候,就是在判斷“我現在收到的這個意識是好是壞”,我自己來判斷,“我”還在。

第八意識,阿賴耶識,是屬於深層意識。意識生成了,這個事情要初審,法院裡面初審。第八意識是藏識,藏在你心中的意識,就是染淨同源,進入第八意識的時候,好的乾淨的和污染的同時進入腦子裡,由第七意識分別,然後進入第八意識阿賴耶識,生滅和合,生出來和滅掉全部都在一起。今天生出來的意識已經在阿賴耶識中了,滅掉的意識也在你的阿賴耶識中,所以進入了阿賴耶識是去不掉的。比如,很多人說:“你讓我原諒他,我也原諒不了他,你讓我不恨他,我也不能不恨他,因爲他太讓我恨了,因爲他太讓我傷心了,我這輩子怎麼都不會原諒他的。”就是進入深層意識阿賴耶識中。

實際上第六意識就是感覺,第六感,今天我去看房子,一看很好很舒服,第六感覺特別舒服,就是你的感覺出來的,第六意識已經受控於天了,很多人第六意識特別好的人就很有靈感——“我和他一接觸就感覺這個人很好很開心”,“我和這個人一接觸就很不喜歡他”,你的自我感覺就是第六意識在起作用。我今天感覺開車要闖禍,就不開車了;過去有很多偉人,我今天出去不要坐這個車,要換輛車坐坐,結果那輛車就發生爆炸要被別人暗殺了,他就躲過了,自古以來很多人都這樣。你的第六意識已經受控於天和地了,就是第六靈感。

現在講第八靈感,第八意識具有:“相分”——看見之後心中就會自然分別。“見分”——看見這個事情心中馬上就能分出是好是壞,這個人實際上已經修到第八意識了。因爲你在自己的第八意識中已形成了一個固定的辨別模式。我一看到這個人就知道他是好人,我一看到這個人就知道他是壞人,我不想和他多接觸。“自證分”,自己來證明這個事物的存在,我認爲他是好的、不好的,用不著別人,自己自動會分了,叫自證分。“證自證分”,就是證實自己的分析,證明它分的是對的。

阿賴耶識就是已經進入深層意識,很難去除。對一個人的印象,“這個人沒救了,我不想跟他交朋友了”,就已經百分之百進入第八意識了,你再怎麼做得好,他說你是假的,你再怎麼改毛病,他說你是假的虛的,你就是在騙我,因爲他的這個意識已經存在心中,用現代話講就是已經“戴著眼鏡看人”了,看出去永遠是“有色眼鏡”,人家真的在改了,他也不會相信,因爲意識已經進入第八意識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