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跟大家說,修心不能缺乏恆心和毅力。你們現在幾個人有恆心?我對你們的要求沒有很高,一個月來聽一次課,堅持得了嗎?一個人如果連修行的恆心都沒有,怎麼修得好心呢?觀世音菩薩來你們看得見嗎?你們看不見菩薩,聽不見菩薩講話,並不代表菩薩不來,因為恆心不夠,所以心誠則靈啊。毅力和恆心都很重要。毅力就是要堅強,我碰到了多少艱難挫折,我堅定我的道心,永遠不退轉,那才叫毅力。

你看看人家很多從外地特別到雪梨來的同修,多麼虔誠、多麼精進,我們學佛人對所有的這些人要懂得敬愛。我們在社會上常說敬愛誰誰誰,你們知道什麼是敬,什麼是愛嗎?敬就是要尊敬人家。實際上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當中,我們很多時候都不會尊敬人家。有一個徒弟臉總是板著的,師父叫她常微笑,她才笑一笑, 但是過沒多久她就跟師父說她還是回到老樣子舒服,她現在又給人家臉色看了,誰喜歡呢?說出這種話就是沒有智慧,這是在倒退,難看的人都要笑嘻嘻才會好看, 好看的人為什麼還不要笑嘻嘻呢?連笑都不會的人要怎麼尊敬人家啊?人家怎麼尊敬你啊?要尊敬人家,要尊敬長輩,尊敬父母,尊敬同事,面對誰都要尊敬,你尊敬人家了,你的愛心才會出來。母親節到了的時候,很多人說要尊敬母親,因為母親對我們太好了,是不是因為你尊敬母親,所以你才能夠給母親更多的愛啊?我們尊敬觀世音菩薩,我們才能夠愛觀世音菩薩。我們尊敬觀世音菩薩教導我們的這些語言,我們才會愛這些語言,然後去做到。菩薩天天跟你們講不要去貪瞋痴,不要去恨人家、嫉妒人家,可是為什麼你們做不到?因為你們不尊敬,你們把菩薩說的話都不當一回事,你們怎麼修得好心。

有些人做生意時,遇到有錢的客人就笑臉迎人,遇到沒錢的或是買東西買得少的,臉馬上就變了,這樣子怎麼修得好心?這樣生意也不會好。要一視同仁,對人家都好,來者都是客,這就是為什麼在很多西方國家都說顧客就是皇帝。對於我們學佛的人而言,我們要去度人,度的對象都是我們的皇帝,師父救眾生時都想到眾生皆有佛性,眾生就是佛,佛就是眾生,你要這麼想,你才會對人家好。在台裡接電話的義工也是,不能講久了對方話要是多一點,你們就不耐煩,然後看到師父來了才和顏悅色,難道做義工是給師父看的嗎?你以為師父沒聽見前面的對話嗎?這就是當面做人,背後做鬼,你要實實在在的。學佛人要懂得尊敬愛護佛法,你才能夠尊敬愛護佛法,你才能得到更多的佛法。你尊敬母親了,你就能得到母親更多的愛;你尊敬佛法了,你就會得到更多的佛法。

師父今天跟大家講《大吉祥天女咒》,菩薩說念《大吉祥天女咒》可以播下觀想的種子。經常念此咒的人,你所想的事情會得到回報。不管你走到哪裡,你都會得到你所想要的。就像是我們不管走到哪裡,我們只要觀想觀世音菩薩,我們就能得到觀世音菩薩的愛,所以念《大吉祥天女咒》可以得到觀想。有這麼一位大吉祥天女菩薩,你們多求求她,在她的前方有兩個眼睛,在她的背後有一個眼睛,所以她能看到全部。所以為什麼師父說求婚姻時要念《大吉祥天女咒》,就是讓你們看到你們所有的婚姻,從頭要到尾,那就要念《大吉祥天女咒》。

學佛法要融字來定,融就是融洽,融會貫通、包容、融入,所有的融都能讓你學好佛法。今天師父願意講誰,表示師父還關心他;如果師父不想講了,表示師父不想關心他了。有些人真的很可惜,學佛進一步退三步,他以為他在進步,實際上他在倒退。大家看宋先生,雖然七八十歲了,精神多好,念經念得多好,又願意幫助別人。一個有福氣的人是能夠聞到佛法的人,能夠改變自己的人,能夠知道自己有毛病的人,這個人就是最聰明的人。連自己有毛病也不承認,不相信別人也不相信自己的人,天天說人家不好的人,說明他的心也很不好。天天懷疑人家的人,心裡就有障礙。所以當一個人說人家不好的時候,這個人心裡一定有障礙。

真正的用融字來定我們的佛法,實際上這是一個宇宙意識。我們生活在這個宇宙當中,師父跟心靈法門不但是在弘揚中國文化,講佛法,更是要進入科學領域,師父這次在哈佛大學就要講科學,維次空間,世界如何形成。宇宙意識就是比方說你現在到大海邊去,躺在沙灘上,邊上全都是空曠的,你往上看,這就是人類的宇宙意識。如果有一架飛機把你托到天上,穿過雲層,你躺在飛機上如果能看到整個的天空,這就叫做宇宙意識。人類的宇宙意識還是有限的,宇宙意識是寬闊無比,永遠看不到邊際,但是還看得到頂。而真正到了某一個境界的位置時,你連頂都看不見。所以融化的“融”字是宇宙意識,這個意思就是你已經把自己融化到整個宇宙之中了,沒有“我”了。沒有我自己,那麼剩下的是什麼?就是眾生,那麼你就是菩薩了啊。菩薩就是沒有自己只有眾生的人,才是菩薩。整天我不開心了, 我吃虧了,他嫉妒我了,你永遠有“我”字,你這個人永遠不會融入這個空間。

而宇宙的運行就是靠著它不斷地由人類的分解組合,分解組合。雲來了,看見了;過一會兒,雲走了,下雨了;過一會兒,雨消雲散,太陽出來了,很開心; 過一會兒,太陽不見了,而人的心情就鬱悶,實際上太陽還在,只是雲把太陽遮住了,而人就不開心。所以你要撥開雲霧見青天,你用你的心直接可以看到太陽,那麼你的心永遠是光彩奪目的。你的心要亮,你的心如果不亮是沒有用的。真正有智慧的人要根據宇宙來運行,那麼現在的宇宙是怎麼運行的呢?救人越多,得到越多;幫助人家越多,得到越多;越自私就越得不到人家的幫助,這就是順著宇宙空間在走。為什麼?因為宇宙能夠容納這麼大,我們的氣量也要跟宇宙一樣這麼大; 天空這麼寬廣,我們也要跟天空一樣這麼寬廣,這就是跟著宇宙在走。

從天上照下來的佛光普照著我們,普照著每一個角落。天上的陽光是不是普照著人間啊?但是為什麼有的人家裡沒陽光啊?沒緣分。如果你把窗戶關起來了, 牆壁把陽光擋住了,你就是屬於沒緣分的人,你可以說:“哪來的陽光啊?我怎麼沒看見啊?”實際上佛光普照著我們每一個人,你可以說你沒有看見佛光,因為你根本沒有去了解它,你沒有發現佛光的存在。所以從人全身的穴位裡面來解釋,如果你得到普照,你就會得到佛光。也就是說,你每一個細小的毛孔都想接受到佛光,你這個人就會接受到佛光。媽媽就有這個功能,媽媽腦子裡牽掛著出門在外的兒子女兒,只要媽媽想感覺孩子在哪裡,她全身的毛孔都張著,她就能感覺到她孩子在哪裡。比方說兒子在外面辦點事情,兒子打電話回家,媽媽就會說:你是不是到什麼地方啦?媽媽都知道,這就叫感應,感受。佛光本來就有的,要靠你們去感應,感受,你們的肉身會有感應。比方說一首好聽的歌聽完之後,毛孔會張開。作曲家都知道,一首好的歌會讓聽眾有反應的,如果聽眾聽了沒反應,那麼這個作曲家一定不是一個好的作曲家。很多人聽了《常回家看看》或是《真的好想你》,聽了就想掉眼淚,作曲作得好。

師父給你們講這些道理就是人的身體都會有感應的,一個人到你身邊時,你可以感應他的好壞的,只不過你們沒有用到這些器官。人的身體就相當於雷達一樣,很多女人一有男人接近,她雷達一開就知道這個男的在想什麼,男人也一樣,問題是很多男人女人雷達不開,沒電了 (眾笑),所以遇到不好的對象那也沒辦法。為什麼身體能有這種感覺呢?因為它是法身。我們在這個世界就是法界,所有的物質全部都屬於法界,所以才叫做法身,法身當然會有感覺。比方說,很多人拎著蛋糕到醫院探病的時候,找不到要探望的病房,越走越遠,走到後來感覺到不對了,嚇一跳,拎著蛋糕趕緊劈哩啪啦往回走,因為他知道再繼續往前走氣場不對了,問了人家之後才知道原來前面就是太平間。人都有感覺的啊,所以你們學佛學得好或學得壞自己都有感覺的。

法身就是清淨之身,一個人的身體如果有感覺,那麼這個人的身體是非常清淨的;如果沒有感覺的,這個人的身體就不乾淨。舉個例子,一個人喝醉酒的時候有感覺嗎?你在酒吧裡喝醉酒的時候,搖搖擺擺跌跌撞撞的,你的身體有感覺嗎?沒有感覺。因為你不清淨,所以你的身體就沒有感覺。人的身體會有一種漏,我們學佛會有漏。常常聽師父講有漏,什麼是“有漏”呢?比方說要做一件好事情,私心一起,這件好事情就有漏。有漏並不一定是從身體器官的當中漏,從你的心神當中也會漏。比方說你今天被分配的任務是搬椅子,你一想:他們這麼多人去搬吧,我不去搬了。有漏了吧,身體器官上有漏——因為你沒有去動作。還有一種漏就是心神上的漏,比方說平時孩子出門前你都會關照他一句:孩子,過馬路當心啊。你要是今天忘了沒講,你就開始心神不定,總覺得孩子會出事,這叫做心神上的漏: 我今天怎麼忘了講呢?我平常天天都講,就今天沒講,孩子出事了怎麼辦……所以人並不是完全靠身體生活,是靠心來感受生活。